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图片
 
 
新闻正文
心理学大师弗洛伊德的爱情:忠诚专一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6-05-30 09:46:24    文字:【】【】【

“当一个人确定自己被爱的时候,就变得很大胆。”——西格蒙德·弗洛伊德


弗洛伊德的性驱力理论饱受诟病,你或许很难想象这个高度重视力比多的人其实是个对爱情非常专一的人。

有人说弗洛伊德与玛莎的妹妹——敏娜关系不同寻常,然而心理学家欧内斯特·琼斯的评价是他这位老友拥有绝不动摇的道德观念,根深蒂固得就像他天性中的一部分。



图中的那句话也并非为学术研究而道出,而是弗洛伊德在给彼时还是未婚妻的玛莎的信件中提到的。

弗洛伊德的个性非常严谨,几乎从不向外人主动提及自己的家庭生活。甚至在他的自传中都没有专门的章节留给妻子玛莎,只是提到给玛莎信中与研究有关的一些只言片语。


但是玛莎保留了900多封他们早年的情书,让人看到弗洛伊德的爱是那么热烈。

在订婚后有两三年时间他们分隔两地。弗洛伊德几乎每天写信,有时一天三封,向玛莎倾诉思念。

他用玛莎喜欢的哥特式文体通信,篇幅没有少于4页的时候,有时会长达十几、二十来页。

为了和分别两年的未婚妻见面,弗洛伊德中断了手头即将完成的可卡因研究,但他却从未后悔丢失这次年少成名的机会。


一次玛莎在信中开玩笑说幻想自己洗澡时淹死了,弗洛伊德郑重的回信道:“肯定有人觉得失去爱人跟人类几千年的历史相比简直微乎其微。但我承认,我的态度和看法与他们截然想法,在我看来,失去爱人就像是世界末日,即使生活仍然继续,但我却仿佛置身于黑暗之中,什么也看不见。”

弗洛伊德可以说是个具有魅力的男人,那些对弗洛伊德只是稍有了解或者完全不认识他的女人也都会觉得他那种包含着体贴、亲切、自信的样子非常吸引人,会觉得他可以信赖和值得托付。

难得可贵的是在弗洛伊德的爱情生活中,玛莎是他唯一的对象,甚至被他视若珍宝。在他的心目中没有任何人的地位能够超越玛莎。无论是俄国女作家莎乐美还是法国玛丽公主,玛莎从来都是他心中的唯一。


弗洛伊德几乎是个完美的丈夫。弗洛伊德对爱情的忠诚甚至让人去怀疑这能不能代表一个正常男性呢,没有多少人可以一生守护自己的妻子而完全不去想别的女人。可是弗洛伊德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对于他们的婚姻生活,年轻的弗洛伊德曾形容为:“从抒情诗时代进入到叙事诗时代。”莎乐美曾说觉得自己在弗洛伊德家里看到了平衡的完美关系。

在玛莎和弗洛伊德恋爱时期共同撰写的那本“秘密笔记”里,弗洛伊德曾写到这样的愿望:“我会和玛莎一步一个脚印地完成我们的一个个心愿,虽然远大的理想遥遥无期,但我们会同心协力地度过这一生。”很显然,他们做到了。



伟人的背后往往也有着一位伟大的女性。玛莎出身于一个地位很高的犹太家庭,而弗洛伊德的家庭条件比较艰难,彼时的弗洛伊德还只是一个清贫的住院医生而不是著名的心理学家。

在他们订婚后长达三年的时间里,弗洛伊德都无法娶回玛莎,因为他没有稳定收入可以保障婚后的生活。

玛莎的母亲不愿意接受一无所有的女婿,然而玛莎和弗洛伊德的感情却愈加深刻。


玛莎是永远把丈夫放在第一位的主妇,也是愿意躬身去干佣人工作的女主人。如果以为她只是一个家庭主妇那就大错特错了,她实际上是一位注重生活格调的高级知识分子,每天晚上都会看书。

玛莎很少有机会或许也没有兴趣去从事纯学术性的研究,对自己丈夫事业的具体情况也不是很清楚,但是她始终是弗洛伊德最好的完成梦想的伙伴。



也许是因为弗洛伊德洞悉人类性的隐秘,诸如潜意识或者本能和阻力,所以,他将自己的婚姻生活保持幸福、单纯。

也因为玛莎的善解人意和始终默默支持着弗洛伊德。

婚姻向来都是两个人的共同努力。

惟愿能遇到一位如弗洛伊德这般每天送一朵红玫瑰,再用拉丁文、德文、西班牙文、英文或德文在附送的卡片上写一句箴言送予我的人。

图片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5-2018 全国社区心理援助中心